搜索您需要的信息
所在的位置:>首页> 企 业 之 家
财经视野
经济学家陈志武谈公司文化:花钱让员工高兴有啥好处
 
        《经济观察报》2月12日刊登经济学家陈志武谈公司文化的文章。摘登如下。
        两年多前,我的女儿陈晓大学毕业,很快地去了美国最大的云存储公司DropBox工作,每天工作都很高兴。她也热爱公司,因为公司一天三顿饭都免费,随你吃,而且花样丰富,一周内每顿饭不一样,有各种西餐、中餐、日餐等轮着来,晚餐还有葡萄酒、啤酒随你挑选,并且她还可以请几位朋友到公司免费吃。此外,健身房会员卡、上下班打车、手机月费等费用都由公司付,还有股票期权,工资也不低。每天上班没有“早九晚五”这回事,随你什么时候去上班,也可以不到办公室、留在家里远程工作。每年的假期不限,只要你做完本职就行。这真是其它国家的上班族做梦也想不到的福利呀!难以置信!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办公司的?成本呢?收益呢?谁买单呢?
        制造业时期美国公司无福利
        美国公司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可能听说过“泰勒计件制”,意思是在制造业生产流水线上,根据工人生产的商品件数来发工资,一分不少,一分也不多。至于工人的感觉如何、情绪怎样、喜不喜欢,这不重要,对工资没丝毫影响。通常认为泰勒是科学管理之父。
        当然,泰勒的逻辑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在工业革命时期,制造流水线上的工人不需要特别的专长技能,更不需要他们有创造力,只是按部就班地重复做工就行。所以,那时期工人的人力资本不重要,而且工人的可替换性太高:你不愿意干或者干不好,随时换个人就是。
        所以,在泰勒的框架下,公司如果花钱给工人太多福利,更不要说那些免费三餐、免费瑜伽、免费按摩了,除了惯坏员工、给公司增加成本之外,对增加产出没任何影响。
        实际上,早期的研究也表明,制造业公司的员工福利开支越多,利润受损越多,股价表现就越差。
        超级福利的兴起
        从20世纪中期开始,制造业占比越来越低,服务业占比不断上升,尤其是创新能力在美国经济中越来越唱主角。到今天,服务业占美国经济的82%。
        这种经济结构转型带来了相应的其它变化。首先,对于员工的业绩越来越难以用简单的“计件”去度量,服务跟生产流水线不同,服务创造的价值是无形的,也更难以记数、量化,而且员工在服务过程中的态度和感受都影响到结果。
        其次,原来的制造业中物理资本、产业资本的比重最高,员工人力资本占比很轻,公司的无形品牌与声誉资本也很轻。可是,在经济以服务业和创新力为主轴之后,就完全反过来了,物理资本的比重降低,而人力资本、品牌声誉资本的重要性就大大提高。比如,对于谷歌、脸书这样的现代科技公司,它们几乎没有物理资产,公司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员工的创新能力、创造意愿、品牌声誉和服务态度。这样一来,员工在公司的感受、得到的尊重、工作之内与之外的环境、对公司的喜好、病假产假的人性化、生活福利等等,就都非常重要。
        而从谷歌到脸书、推特、DropBox,之所以都能给员工提供超额福利,也是因为有资本市场的支持。如果没有创投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的慷慨资金,硅谷新秀公司就不可能提供超额福利。所以,你看到,硅谷公司的福利文化和资本市场是同一创新生态的不同部分,是互为关联的。如今,这种生态也在中国境内形成。
        最后,你还是会问,这种公司在股市的表现如何呢?从1984年开始,两位学者每年对美国的大公司员工做问卷调查,根据对57个问题的回答评选出“全美100个最受员工喜欢的公司”。在最近六年里,谷歌每年排名第一,而前十名中多数为高科技公司,也有金融公司,但没有制造业企业。
        沃顿商学院的一位教授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他发现,1984年以来“全美100个最受员工喜欢的公司”的股票,明显带给投资者更好的回报。特别是跟风险相似的同类股票比较,这些关注员工福利的公司每年能带来4%左右的超额回报。这些结果不仅证明泰勒计件工资制的时代已经结束,而且证明关注员工感受的企业文化本身也是一种让公司成功的商业模式。
版权所有:武企联合网 Powered by 027.net
Copyright (c) 2010 -2011 http://www.nakedho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10205970号-1
地址:长江日报路特7号投资大厦 E-mail:whqx85448321@126.com